相爱网 发布的文章

 据国家统计局最近发布的《中国统计年鉴2021》显示,2020年全国人口出生率为8.52‰,43年来首次跌破10‰,人口负增长和老龄化问题赤裸裸的摆在我们面前。众所周知,根本的解决之道是提高人口出生率,但怎么去提高却是个技术活。仅从政策方面放开二胎三胎,让已生育人群再多生娃的思路难以奏效:养一个娃已是如此困难,再练个小号不把人累死?

  因此,提高人口出生率还得着落在数量庞大的单身青年头上。年轻人不结婚不生娃的理由有很多,但最大的问题可能还是遇不到那个匹配度足够高的人(真爱)。

  根据一个不是很严谨的计算公式,人的一生会遇到约2920万人,而与真爱白头偕老的概率是0.0049%。面对如此渺茫的概率,我们不由想问一句:你还相信真爱不死吗?无论如何,如今元宇宙似乎可以为相信真爱的人们提供了一个与(可能的)真爱相识的机会。

  一、元宇宙具备卓越的模拟测试能力

  元宇宙模拟测试指的是,基于元宇宙特有的可以模拟足够真实的环境的能力,通过将不同变量数据化的方式投放其中,并控制特定的变量进行模拟测试,以达到预测事物走向的目的。

  元宇宙模拟测试与大数据算法的基本逻辑是一样的,但却有比大数据更加精准的潜力。原因在于元宇宙更加真实的模拟能力和潜在的“数字原生”能力:在其中模拟测试的场景会随机变化、动态调整,不仅能更加贴近现实甚至能诞生出我们本不存在的数据。这一功能听起来仿佛天方夜谭,但在科技进步的当下,一些科技企业正在将其变为现实。

  日前,英伟达CEO黄仁勋在接受CNBC旗下财经节目《Mad Money》采访时表示,元宇宙特有的卓越的模拟测试能力正是各大公司蜂拥入局元宇宙的一大原因。因为,可靠的模拟带来可信的预测,可信的预测最终可以在现实世界的工业化生产中为企业节省巨大的生产和开发成本,显著提高利润。

  二、现实中元宇宙的工业化应用

  黄仁勋将这种专门应用于工业化生产,目的在于减少成本浪费并提高运营效率的元宇宙成为“Omniverse”。该元宇宙系统的基本特征之一就是遵守物理定律,其可以模拟粒子和流体、材料甚至机器。在采访中,黄仁勋还表示:“我们之前浪费了太多资源来弥补我们不能模拟的事物。英伟达想做的是在元宇宙中模拟所有的工厂,在‘Omniverse’这一平台,我们可以模拟植物,可以模拟电网,可以模拟许多。”

  目前,“Omniverse”已获得了大量专业软件公司的支持,如Adobe、Autodesk等。自英伟达发布了“Omniverse”开始公测到现在,已拥有了超过5万名用户。用户大部分将“Omniverse”用于设计协作和创建“数字孪生”、模拟真实世界的建筑物和工厂等项目。例如宝马公司(BMW)已经开始使用“Omniverse”平台协调全球31座工厂的生产和研发。据说,Omniverse和NVIDIA AI可以做到模拟宝马的生产网络以及整座工厂模型中的所有元素,例如工人、机器人、虚拟工厂规划、维护和零件装配等,有望将宝马的生产规划效率提高30%。

  有赖于“Omniverse”系统的卓越性能和投资者们的买账,英伟达公布的第三季度财报喜人:收入和毛利率均超过预期,本月英伟达股价上涨了29%,过去三个月内上涨了66.6%。

  三、元宇宙婚恋模拟系统会是什么样?

  既然元宇宙可以被用于模拟工业化生产,并得出较为准确的预测结果,那我们不妨设想将其应用于婚恋模拟,为年轻人们找到各方面都足够匹配的真爱,实质性的为我国人口增长率作出贡献。

  请大家设想一个场景:假设我们的生物信息和灵魂思想都能被数据化,我们就可以在数字世界复制和重现一个有灵魂、有感情、有思想的,数据化的人(也可以将其称为我们的电子灵魂)。此时将全地球60亿人的数据灵魂全部投入到一个算力充足,以婚恋匹配为目的的元宇宙世界中两两配对,并进行成千上万次的婚恋模拟测试。理论上,我们一定能在茫茫人海中为每个人找到命中注定的真爱。

  仅用文字描述可能并不准确,我们可以参考英国神剧《黑镜》第四季第四集,让大家更准确的理解元宇宙婚恋模拟系统会是什么样子。

  一开始《黑镜》就为大家设定了一个以婚恋为目的的世界,在这个虚拟的元宇宙中,数据化的复制人没有先前的记忆,对自己是数据复制人一无所知,不需要工作,不需要学习,也没有任何家庭社会关系。唯一的活动就是在一个叫“coach”的AI系统指挥下与不同的人进行相亲配对。

  但相亲的时间有长有短,coach会根据不同人的数据匹配程度和各种环境因素对其进行调整,短的只有几个小时,长的长达5年之久。其目的在于收集用户足够的数据,最终为其匹配到真命天子(ultimate match)。

  男女主角在初次相亲后就彼此暗生情愫,但无奈系统仅分配了短短12个小时就将其分开。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两个相爱的人在分开后即使经历再多的相亲也仅是过眼云烟,即使后面的相亲对象多么优秀,只要不能跟爱的人在一起,每一分每一秒都是折磨。

  经历无数相亲都没能成功的男女主角再次被系统匹配到了一起。这次两人决定不看系统分配的相亲时间,誓要热恋到无情的系统将两人分开为止。随着热恋生活的日渐甜蜜,男主角对稳定生活的渴望也愈加急切,在一天晚上终于忍不住偷偷看了系统分配的时间:5年。

  大喜之后是大悲,由于男主角的单方面查看,系统出现重新校准,将相亲时间降为了短短20个小时。悲痛下男女主角发生了激烈的争吵,最终无能为力,在系统的强制力下分开,只能带着对彼此的爱意继续过着与不他人相亲的生活。

  直到有一天coach突然告知两人已经为其找到了真爱,即将于明天与真爱配对成功,但双方在与真爱匹配前还有一次机会可以选择一个人进行告别。不出所料,两人选择的都是对方。在初次见面的餐厅中,两人再次相见,终于忍受不了今生都无法与彼此相见的折磨,两人决心背叛系统为其匹配的“真爱”,跳出高墙。

  在男女主角爬到高墙顶端的时候,真相在此时揭露,男女主角都仅仅是自己在现实世界中的数据而已,coach在元宇宙世界中为其匹配的并非真正的真爱,甘愿为彼此背叛系统抛弃一切私奔的才是真爱!而男女主角在此次模拟前已经在元宇宙世界中经过了1000次模拟,其中有998次都甘愿为彼此背叛系统抛弃一切,真爱概率为99.8%.

  答案已经呼之欲出,现实世界中的这两个人似乎就是彼此的真爱。回到现实世界,两人都拿到了测试结果。两人面对面相视一笑,原来我的真爱就坐在我对面。

  但是不知为何,也许是出于对系统模拟的不信任,现实世界中两人的表情似乎都带着那么一些迟疑和不确定。

  但迟疑之后,女主角还是面带笑容, 坚定地向男主角走去。故事至此戛然而止,引人无限遐思,诚然现实世界中的两个人被给予了相识的机会,但他们真的就是那个对的人吗?

  四、元宇宙婚恋系统中潜藏的法律与伦理道德问题

  01

  元宇宙婚恋预测是否可信?

  虽然《黑镜》中的元宇宙婚恋模拟系统已经做得足够好,选出的两人匹配度已经足够高。但看完故事冷静下来的我们却无法忽视一个关键的事实:在这个元宇宙模拟系统中,似乎彼此为爱牺牲是权重最高的评价标准。

  诚然,在世俗中我们就是以此来量化评价别人爱不爱我们的:他为我花了多少钱?他为我做了什么事?他为我放弃了什么东西?但我们长期以来以此标准去寻觅爱人的尝试都不能算成功(不然也不需要元宇宙婚恋模拟系统了)。并且从现实生活经验出发,一方在爱情中作出的“牺牲”虽然会在短时间内促使爱情升温,但终究敌不过岁月漫长。一旦红玫瑰变成墙上的蚊子血,当年的牺牲就是彼此欠下的债,还都还不清。因此,这样的元宇宙婚恋模拟难以选出真正的爱人。

  02

  元宇宙婚恋测试是否涉嫌违反法律和伦理道德?

  如果要得出最准确真实的结果,就要进行最真实客观的测试。因此,在《黑镜》故事中,用于元宇宙婚恋测试的电子数据复制人就拥有了几近与本体一致的思想、情感、理智甚至是灵魂,他们会说话会思考,会开心会难过,会哭也会笑。从这个意义上来看,我们还能将其简单的看作是一堆不值一提的数据吗?电子数据复制人是否是一个人?是否是一个具有权利能力和行为能力的“人”?

  历史上关于什么是“人”的哲学思辨有很多,拉美特里认为,人是机器;爱尔维修认为人“只是一个感性实体”,趋乐避苦的肉体感受性是支配人的一切活动的永恒本性;康德认为,人只有不受感觉世界的支配,服从自己理性发出的“绝对命令”,才是一个自己主宰自己的真正意义上的人;而马克思认为,人是实践自觉解放自我的主体……凡此种种不胜枚举。

  如果从法律的角度看这个问题,目前不能将其视为法律意义上的“人”。因为法律判断是不是人的标准在于其是否可以被赋予权利能力并成为法律关系的主体。权利能力是享受一切法律权利并承担一切法律义务的前提和资格,也是社会关系参加者能够成为法律关系主体的前提。

  权利能力制度的发展可以追溯至罗马法。在罗马法上,生物意义上的人称为“homo”,具有主体资格的人称为“caput”,只有当“homo”具有“caput”时,才是法律意义上的“人”(persona)。这种人在法律上的地位称为“personalita”(人格)。根据我国《民法典》总则第十三条对权利能力的规定:自然人从出生时起到死亡时止,具有民事权利能力,依法享有民事权利,承担民事义务。同时《民法典》第十四条亦规定:自然人的民事权利能力一律平等。

  由此可知,我国法律所承认享有权利能力的主体应当是自然人(还包括法人和非法人组织,此处暂且不提),简单说就是在现实世界中自然出生的人。很明显电子数据复制人并不是自然人,其人格不能为现如今的法律所承认。

  但这并不意味着电子数据复制人不可能成为法律的主体,取得被法律所承认的人格。究其本质,人类一切生产活动和社会制度建立的基础都源于自身的“理性”。诚如帕斯卡所言:人是一根能思想的苇草(Man is a reed that thinks),思考、理性是我们人类与其他一切非人生物最本质的区别。具备和我们一样的理性和情感、能思考,同时还起源于我们自身的电子数据复制人们,凭什么不被法律所承认?

  退一万步说,即使法律不保护电子数据复制人的权利,基于我们的基本伦理道德也不能将其用于元宇宙婚恋测试中——这相当于对我们自身人性尊严的否定。这方面与当前绝对禁止克隆人是一个道理。

  写在最后

  元宇宙让我们看到了事物新的可能性,基于此,我们永远会对其保持包容、接纳和积极的态度。但我们不得不重复提及探索元宇宙的风险,世界上没有任何事物可以跳脱一个最基本的道理:利益永远与风险守恒。元宇宙埋藏的宝藏是如此巨大,一旦不加控制的滥用,必将给人类带来难以挽回的灾难。使用元宇宙对婚恋进行普通的模拟测试无可厚非,但《黑镜》中对元宇宙技术的应用必将导致大规模人道灾难和伦理危机,是绝不可行的。

近几年来,全省社会治安形势持续好转,人民群众安全感高达99.12%,命案发生率持续走低。今天(11月30日),江苏省检察院发布了全省命案办理和防控的基本情况。

  据江苏省检察院发布,2020年全省检察机关受理审查新发严重暴力犯罪案件数量较2006年下降约10%,其中劫财型暴力犯罪受理审查数量较2006年下降约63.3%。受理的主要命案类型涉及故意杀人、抢劫、放火、爆炸以及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等罪名,其中故意杀人罪占70%左右。省检察院党组成员、副检察长熊毅介绍,“江苏省办理的命案中,因婚恋、家庭矛盾引发的占65%以上,个别地区占比高达80%。随着经济社会的快速发展,一些人的情感忠诚度降低,婚外恋、畸形恋爱观在部分人群中滋生且得不到及时纠正,最终引发了命案”。

  而在被害人方面,2018年以来江苏省办理的受害者为60岁以上老人的命案占比近10%。例如,常州溧阳保姆杀人案中,老人家人聘请保姆来照顾病重瘫痪在床的老人,这名保姆却活活闷死了老人。目前,这名保姆已经被判处死刑。

  省检察院党组成员、副检察长熊毅介绍,“随着子女就业、搬迁等原因,部分独居老人生活的房屋安全保障条件不完善,自身的安全防范意识较低,或是因为生病、意外伤害等导致瘫痪在床,反抗能力较弱等因素,容易成为被侵害的对象”。

  对于社会公众高度关注的肆意伤害无辜、严重挑战社会底线的重大恶性恶剪,保持高压打击态势,依法从严、从快打击,例如淮安发生重大暴力袭警案,检察机关迅速介入,在公安机关报捕后24小时内作出批捕决定,10天完成了全部审查起诉工作,最终两被告被判处死刑。在严惩暴故意杀人、抢劫等暴力犯罪的同时,采取宽严相济的刑事措施。在检察机关办理的一起妻子殷某杀害丈夫莫某的案件中,检察机关查明莫某长期不务正业、嗜赌如命,且有多次家暴行为,促使殷某采取投毒等方式将其杀害。省检察院第二检察部主任吕梅介绍,“本案系因婚姻家庭矛盾引发的妻子杀害丈夫的案件,检察机关积极落实宽严相济政策,适用认罪认罚从宽制度”。最终法院采纳了检察院从轻处罚的建议。

  对于超过20年追诉期限、严重危害社会治安的犯罪案件依法报请最高人民检察院核准追诉。1994年7月10日,阚某、姚某、周某3名被告人预谋抢劫并残忍杀害了出租车夫妇,虽然经过了20多年,但此类案件性质恶劣、手段残忍,社会影响并未消除的犯罪,检察机关始终保持坚决追诉的态度。镇江市检察院第二检察部主任蒋安凌介绍,“被害人多年来一直生活在老年丧子、幼年尚失双亲的悲痛中,案发地群众多年来也心有余悸,听闻案件告破,纷纷要求严惩凶手。经核报,最高检察院核准追诉,最终以抢劫罪判处阚某、姚某死刑,并处没收全部财产,周某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话说近日有位有名的经济学者说,鼓励同居生孩子和单身生孩子。被很多人唇枪舌战了一番。

同居生孩子,你要说是爱情么?

……

因为爱情,俩人同居过起夫妻般的小日子,然后同样因为爱情,同居的两个人怀孕生了孩子。因为爱情或者因为什么。

但就是不结婚。

这种情况,很多时候,两个人并没有认定对方。两个人保持着某种事实上的分离。或许情况不对,随时开溜。或者有更有价值的选择时,随时放手。

结婚有时并不是因为相爱。但相爱的两个人一定想结婚。

假若两个人没有深挚到要以婚姻来框定彼此。没错,就是框定。不放过彼此。放不过彼此。如果不是这样,不是这样深层地交汇。同居的两个人又怎么是会想要为孩子负责呢?又怎么会是真正在爱孩子呢?他们或许只是需要一个孩子。孩子的心灵深处心知肚明。

事实上,孩子内心也没有安全感。也对一切不确定。他的世界可能随时翻盘。他可能得焦虑地关注着一切。或者干脆放任一切。孩子也低自我价值感。无论哪一种,孩子都难于自在快乐地成长。这样的孩子长大起来,又会是如何呢?

很多时候,两个人之间没有那么深入紧密的连接时,他们与孩子的连接也不会那么深。

如果他们对孩子那么关注,那么深切时。这份关注和深切也会让他们的眼神交汇。因为孩子是他们生命中重要的一部分。

如果同居生孩子,既不是因为爱情,也不是因为相爱。那同居生孩子,会让孩子更加莫名其妙。对自己感觉莫名其妙。

  苏轼(1037年1月8日-1101年8月24日)字子瞻,又字和仲,号“东坡居士”,世称“苏东坡”。汉族,眉州眉山(今四川眉山,北宋时为眉山城)人,祖籍栾城。中国北宋文豪,其诗,词,赋,散文,均成就极高,且善书法和绘画,是中国文学艺术史上罕见的全才,也是中国数千年历史上被公认文学艺术造诣最杰出的大家之一。

  

  从八品官员到三品官员,从被一贬到黄州、惠州到儋州。失落的官场生涯和政治遭遇,以及让他差点遭斩的“乌台诗案”,一路见证了苏轼一生的大起大落,大喜大悲,也造就了他阔达的人生。除去反对“王安石变法”自请外放州、徐州外,苏轼一生一共经历过三次贬谪:卷入“乌台诗案”,“谤讪朝廷”被贬黄州;与司马光旧党政见不合,贬杭州;新党执政,贬惠州、儋州。

  

  不过苏轼却在这些地方留下了千古传唱的诗篇:黄州:幸有清溪三百曲,不辞相送到黄州。惠州:日啖荔枝三百颗,不辞常作岭南人。儋州:九死蛮荒吾不恨,兹游奇绝冠平生。甚至总结平生得失时也说:问汝平生功业,黄州惠州儋州。这无疑是苏轼乐观旷达的精神体现。但苏轼一生最伤心的并非是三度被贬,而是三次丧妻之痛。

  

  苏轼的结发之妻叫王弗,四川眉州青神人,年轻貌美,知书达礼,16岁嫁给苏轼。她堪称苏轼的得力助手,有“幕后听言”的故事。苏轼为人旷达,待人接物相对疏忽,于是王弗便在屏风后静听,并将自己的建议告知于苏轼。王弗与苏轼生活了十一年后病逝。苏轼依父亲苏洵言“于汝母坟茔旁葬之”,并在埋葬王弗的山头亲手种植了三万株松树以寄哀思。又过了十年,苏轼为王弗写下了被誉为悼亡词千古第一的《江城子·记梦》。江城子·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记梦宋代:苏轼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

  

  苏轼的第二任妻子叫王闰之,是王弗的堂妹,在王弗逝世后第三年嫁给了苏轼。她比苏轼小十一岁,自小对苏轼崇拜有加,生性温柔,处处依着苏轼。王闰之伴随苏轼走过了他人生中最重要的25年,历经乌台诗案,黄州贬谪,在苏轼的宦海浮沉中,与之同甘共苦。二十五年之后,王闰之也先于苏轼逝世。苏轼痛断肝肠,写祭文道:“我曰归哉,行返丘园。曾不少许,弃我而先。孰迎我门,孰馈我田?已矣奈何!泪尽目乾。旅殡国门,我少实恩。惟有同穴,尚蹈此言。呜呼哀哉!”在妻子死后百日,请他的朋友、大画家李龙眠画了十张罗汉像,在请和尚给她诵经超度往来生乐土时,将此十张足以传世的佛像献给了妻子的亡魂。苏轼死后,苏辙将其与王闰之合葬,实现了祭文中“惟有同穴”的愿望。蝶恋花(同安生日放鱼,取金光明经救鱼事)宋代:苏轼泛泛东风初破五。江柳微黄,万万千千缕。佳气郁葱来绣户。当年江上生奇女。一盏寿觞谁与举。三个明珠,膝上王文度,放尽穷鳞看圉圉。天公为下曼陀雨。苏轼的侍妾王朝云,比苏轼小二十六岁。在苏轼最困顿的时候,王朝云一直陪伴其左右。王朝云是苏轼的红颜知己,苏轼写给王朝云的诗歌最多,称其为“天女维摩”。但不幸的是,朝云也先于苏轼在惠州病逝。朝云逝后,苏轼一直鳏居,再未婚娶。遵照朝云的遗愿,苏轼将其葬于惠州西湖孤山南麓栖禅寺大圣塔下的松林之中,并在墓边筑六如亭以纪念,撰写的楹联是“不合时宜,惟有朝云能识我;独弹古调,每逢暮雨倍思卿”。此楹联有个著名的典故:“东坡一日退朝,食罢。扪腹徐行,顾谓侍儿曰:‘汝辈且道是中有何物?’一婢遽曰:‘都是文章’,坡不以为然。又一人曰:‘满腹都是见识’。坡亦未以为当。至朝云,乃曰:‘学士一肚皮不入时宜。’坡捧腹大笑。”西江月·梅花宋代:苏轼玉骨那愁瘴雾,冰姿自有仙风。海仙时遣探芳丛。倒挂绿毛么凤。素面翻嫌粉涴,洗妆不褪唇红。高情已逐晓云空。不与梨花同梦。

  

  如果要用一首词来回顾苏轼的一生,我觉得一定是下面这一首才行。定风波·莫听穿林打叶声宋代:苏轼三月七日,沙湖道中遇雨。雨具先去,同行皆狼狈,余独不觉,已而遂晴,故作此词。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读罢全词,人生的沉浮、情感的忧乐,我们的理念中自会有一番全新的体悟。它通过野外途中偶遇风雨这一生活中的小事,于简朴中见深意,于寻常处生奇警,表现出旷达超脱的胸襟,寄寓着超凡脱俗的人生理想。

2017年5月以来,被告人朱某在与其妻子杨某婚姻存续期间,通过社交软件,以及多个婚恋网站或通过朋友介绍等方式寻找单身、离异女性,谎称自己已离婚,从事大数据工作且收入丰厚,以“谈恋爱”名义博取被害女性信任后,邀约被害人进行所谓的网络投资,利用被害人手机通过网络贷款平台贷款、信用卡套现后转款给自己。

△图源网络

朱某前期收到被害人钱款后,以“利润”“分红”为名陆续向被害人小额转款,以骗取被害人继续进行“网络投资”,后期以投资平台出款不顺利为由停止给被害人“利润”“分红”,并以维持资金流动或退回投资本金需缴纳手续费、税费为由向部分被害人索要钱财,最终以“网络投资”平台账户被封,无法提现为由告知被害人钱款无法收回,先后对多名女性实施诈骗,共计诈骗金额450余万元,除去其以“利润”“分红”为名转给被害人的款项后,违法所得为350余万元。

叙永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朱某以非法占有为目的,虚构事实、隐瞒真相,骗取公民个人财物,数额特别巨大,其行为已构成诈骗罪。

依法判决如下:被告人朱某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十万元;责令被告人朱某将违法所得350万余元退赔17名被害人。

潇湘晨报记者综合泸州中院